北京赛车官网

中英合作聚焦“滬倫通”與離岸人民幣業務

  近年來,中英之間的熱點議程抓人眼球——正在進行可行性研究的“滬倫通”何時推出?蓬勃發展的倫敦離岸人民幣業務會否受到匯率波動影響?英國對于人民幣匯改有何建議?
  倫敦金融城政府政策與資源委員會主席包墨凱表示:“根據我從倫交所那邊了解的情況,目前‘滬倫通’進展符合預期。”
  英國財政大臣特別代表阿什頓勛爵在論壇期間指出,英國承諾要成為中國的長期伙伴,和中國一起進行經濟轉型和金融變革。“中國的經濟不斷增長,隨著市場不斷放開,以及人民幣不斷國際化,英國一定要和中國并肩一道。”
  “滬倫通”進程符合預期
  近期,有媒體報道稱,“滬倫通”將于9月宣布。由于美國指數編制公司MSCI預計6月會就納入部分A股做出最終決定,且中國又將于今年9月正式在杭州召開G20峰會,這一時機的契合度也讓各界對于“滬倫通”的期待進一步升溫。
  此次訪問期間,倫敦金融城代表拜訪了上海清算所(下稱“上清所”)、上海證券交易所(下稱“上交所”),以及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下稱“中金所”),這也令各界對于“滬倫通”的進程更為好奇。
  “根據我從倫交所那邊了解的情況,目前‘滬倫通’進展符合預期,”包墨凱表示,“我們在拜訪期間主要是想聽取中國市場的發展動向,并向上交所了解有關‘滬倫通’的最新進展,但倫敦金融城并不是金融機構,因此我們不會負責簽署任何協定。”
  不過他指出,盡管具體開通時點尚不知曉,但“滬倫通”比“滬港通”的建立機制更為復雜。例如,兩國存在的時差問題,“在推出‘滬倫通’之前,雙方一定會進行很多測試。至于時差,其實人民幣交易已經積累了解決經驗,據我了解,延長工作時間可能是一個解決方法。”
  早前也有媒體消息分析稱,兩地可能會以最直接和快捷的發行環球預托證券(GDR)模式“通車”。屆時中國企業會發行GDR在倫交所掛牌,英國富時指數成份股亦可能發行GDR在上交所掛牌,最終方式會再商討。
  消息稱,GDR只是起步,要測試市場反應,所以中方GDR不會超過10只,實際發行股份和數量要視乎企業需求而定,但保證是最大市值的滬A股,其中如內地銀行、保險公司及油企等權重板塊有機會搶閘。富時100指數中,最大市值股份包括匯豐控股、英美煙草、葛蘭素史克等。
  中國證監會國際合作部主任祁斌在6月12日論壇期間也提出,如果未來“滬倫通”能夠通過的話,將給雙方市場對接提供更多機會。“‘滬倫通’建立在兩國加強監管和合作基礎之上,在此過程中,中國可以向英國監管機構學習很多。”
  期待離岸業務持續擴容
  倫敦是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交易中心,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不斷深化,其業務量也有望進一步擴容。
  “我期待進一步擴大人民幣業務量,但這也需要企業自身推動,如果企業習慣于用人民幣作為貿易結算貨幣,業務量也會上升。”包墨凱表示。
  祁斌也表示:“中國經歷了30年改革發展后,社會積累了大量的財富,需要全球分散化投資,有資金走出去的需求,這方面倫敦可以提供非常好的服務和支持。從這個角度,中英兩國的金融機構互相交流也是不可阻擋的趨勢。”
  其實,這一趨勢在離岸人民幣債券市場上已初見端倪。倫敦時間6月8日上午8時,由中國銀行作為全球協調人的中國財政部3年期30億元人民幣債券在倫敦證券交易所成功上市。這是中國財政部首次在中國境外發行人民幣國債,也是首只由中國財政部在倫敦發行并上市的人民幣債券。
  對于中英兩國而言,此舉可謂雙贏。倫敦是最重要的離岸人民幣市場之一,眼下率先推出人民幣國債無疑可以鞏固其作為全球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地位;同時此舉對于人民幣國際化而言,也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可以更好地支持人民幣在歐洲和全球范圍內的廣泛使用。
  論壇上,阿什頓勛爵表示,英國和中國在綠色金融方面的合作就是一個了不起的范例,今年中國綠色債券存量將達到3000億元,而這只是一個開始,顯示出金融市場在實現低碳經濟方面的重要作用。
  事實上,中英兩國在人民幣債券市場上的互相滲透由來已久。
  早在2014年10月,英國財政部已成功發行30億元以人民幣計價的國債,為期3年,票面利率為2.7%。此舉使得英國成為全球除中國以外地區發行最大的一筆人民幣債券,債券發行收入將被納入英國外匯儲備,意味著英國政府相信人民幣有潛力發展成為重要外匯儲備貨幣。
  2015年10月20日,作為中英第七次經濟財金對話的重要成果之一,中國央行在倫敦發行50億元人民幣央行票據,成為首次在中國以外地區發行以人民幣計價的央行票據。
  近年來,全球離岸人民幣交易中心遍地開花,“不同金融中心各有其特點,因為其服務的對象市場不盡相同,例如紐約主要是服務美國市場,當然其體量已經夠大;倫敦則是一個國際性的金融中心,主要服務歐洲市場,也進行眾多國際業務;東京則是主要服務日本市場。我不認為各大金融中心是相互競爭的,業務越多越有益。”包墨凱稱。
  人民幣雙向波動助漲外匯交易
  當然,英國方面也對人民幣匯改進程保持關注。去年人民幣“8·11匯改”引發全球波動,而當前中國已經形成了以“上一日收盤價+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市場擔憂漸消。
  “中國央行的溝通越發清晰,”包墨凱稱,“以英鎊為例,英鎊在過去幾周大幅貶值,這并不是因為英國央行的政策措施,而是基于市場供求反應。因此,即使中國央行出手干預是為了穩定市場,這仍會引起一些非議,當然因此去年8月的市場反應的確有些過度,但長期來看,如果中國要融入全球經濟體系、匯率體系,中國央行不能持續干預,人民幣匯率必須基于中國經濟基本面。”不難推斷,未來人民幣雙向波動的趨勢也愈發明晰。
  “特別是近年來由于人民幣雙向波動,倫敦外匯交易量增加明顯。因為人民幣的雙向波動,市場在人民幣國際化中,全球客戶不管是中國的還是境外的,都需要更多外匯的人民幣保值產品。”中國銀行副行長高迎欣在論壇上分析稱。
  2015年,英國占到全球范圍內41%的外匯交易量,倫敦已經成為僅次于香港的第二大人民幣交易中心,目前香港日均人民幣交易約為900多億美元,倫敦為600多億美元。
  阿什頓勛爵補充稱,當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時候,倫敦可以為中企提供最佳的外匯服務以及套保工具,實現避險保值。僅在2014年,英國的國際債券發行額已達到3.3萬億英鎊,在國際市場所占份額突出,使得倫敦成為籌資、融資的首選。
  近年來,中英兩國在金融領域往來日益頻繁。英國先后在與中國簽署雙邊本幣互換協議、獲得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初始額度、發行人民幣計價金融產品、發行人民幣債券、選定人民幣清算銀行、批準設立中資銀行分行等多個領域均取得突破性進展。去年,首只人民幣貨幣市場基金——中國建設銀行上市交易基金(ETF)也在倫敦證券交易所掛牌。目前,英國是中國在歐洲最大投資目的地,截至2015年年底,中英雙邊貿易目標為1000億美元。
  隨著中國經濟面臨轉型壓力以及中英經濟貿易往來日益頻繁,有人士擔憂英國是否會受到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影響,進而影響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監察董事MeganButler認為,人民幣國際化趨勢一定會繼續。隨著人民幣越來越國際化,對全世界各地的金融中心都是好事,這是不可避免的趨勢。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最后更新時間:2016-06-16 閱讀:182次

資訊中心相關內容推薦: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