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官网

香港回歸20年:內地人才改變香港金融業結構

隨著大批中國內地銀行業人士涌入香港,他們的足跡遍布這一全球重要金融中心的同時,也正改變著香港的社會結構。盡管對于中國政府而言,這個前英國殖民地管理起來并不容易。

回歸20年之后,大批內地專業人士填補了香港金融業的高端職位,與此同時,西方銀行進行的一系列裁員,使一些外籍人士離開香港。

據香港金融發展局2015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過去10年來,內地員工增加最多的行業是投資銀行,有80%的投行內地員工增幅在20%以上。

“香港比我之前工作的北京環境要好得多,”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洪灝表示。他在香港已經生活了五年。“吃的東西很好,稅率也低。”

香港的稅率在15-17%左右,而中國內地稅率最高達到45%。

中資企業首次公開發行(IPO)在香港市場占據主導地位。據湯森路透數據顯示,2016年時香港是全球最大的IPO市場,內地企業在香港上市比例高達80%。

金融服務業占香港本地經濟比重18%,而在1997年香港回歸時僅占10.4%。

外籍客戶減少

現年26歲來自廣東省的張爾超是香港金融業的新人,目前任職于中信證券國際有限公司;近年來中國資金外流不斷增加,對他來說是一大機遇。

“目前中國民眾在境外配置資產的意愿愈來愈高,加上海外投資者有意投資中國,我可以起到中間人的角色來幫助他們,”他說。

隨著高盛GS.N、瑞銀集團(UBS)UBSG.S和美國銀行等頂級銀行削減亞洲員工人數,香港的業務受到直接的沖擊。

據米其林星級餐廳廚魔(Bo Innovation)的所有者及主廚梁經倫(Alvin Leung)稱,過去10年其西方外籍客戶減少了10%左右,內地客戶則以大致相同的幅度增加。

據世邦魏理仕(CBRE)董事總經理郭富禮(Tom Gaffney)稱,在中資企業在中心地區提高他們的存在之際,西方企業則越來越多地轉向譬如鲗魚涌(Quarry Bay)等更經濟實惠的地段。

根據咨詢公司ECA International,過去五年在香港擔任中層主管的外籍人士按美元計算的待遇下降2%,同期福利則下降5%。

“外籍員工的情況和待遇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國際搬遷公司The Santa Fe Group的經理Christine Davis稱。Davis曾在1999-2001年被外派到香港工作,自2011年以來又再次被外派。

她表示,過去一切都由公司支付,但是現在外派條款已“大幅”縮水。

在匯豐2016年對外派人士的調查中,香港在全球的排名下降兩名,至第13名。該調查衡量外派人士在海外生活的諸多方面。

招人更容易了

新的外派環境使得人才招聘更加容易。幾家中資券商、資產管理公司和中國四大行人士近幾個月告訴路透,他們打算在香港擴張并招聘更多員工。

國有中國光大集團旗下香港投資業務--中國光大控股的首席執行官陳爽稱,他14年前第一次加入該公司時,由于給不了很好的薪水,幾乎招不到合適的人。

他表示,現在招聘頂尖人才要容易得多,甚至那些來自華爾街大行的人才,這在過去想都不敢想。

根據獵頭公司--伯樂(Bo Le Associates)一主管Bernard Yeo,擔任董事總經理和部門主管等職位的一些中國高級金融人士,他們的收入比西方同行要高,包括基本工資和現金獎勵在內的年薪在100萬美元左右。
Yeo說,另一方面,中國初級金融從業者的收入通常比外籍同行少20-30%,福利也遜色不少,沒有住房、學費以及會所會籍補貼,而這些許多外籍人士都有。香港金融業人口構成的變化也在當地經濟有所反映。

餐館經理們說,以中國內地菜系為特色的餐館經營得很好,比如主打京菜的老北京和主打川菜的三希樓。此外,經營酒店式公寓的公司、英語培訓,還有在內地很受歡迎的奧迪汽車這些公司也都做得不錯。
相比之下,西餐館就做得沒有那么好。據中央商務區的意大利餐館Trattoria Doppio Zero的經理Jeffrey Ko介紹,過去三年間顧客減少了10%以上,而該餐館頗受食客歡迎。
最后更新時間:2017-06-19 閱讀:232次

資訊中心相關內容推薦:

北京赛车官网